国台酒业IPO终止:绑定经销商卖酒最受质疑

编辑:易酒号-虹2021-06-10 16:34:02

本文来自 中国白酒网

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    欲冲刺“酱酒第二股”的国台酒业终止了IPO,对原因,国台酒业方面三缄其口,但业内多认为或与其绑定经销商有关。
    有酒企高管对记者称:“对国台酒业的模式,大家都心知肚明,只是心照不宣而已。”业内的一些猜疑是,大量持股经销商猛拿货,帮助“刷业绩”。一旦IPO成功,经销商将从资本市场上赚取暴利。至于他们前期猛拿的货,卖不卖得掉似乎已无关紧要。
    业绩猛增下,欲冲刺“酱酒第二股”的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国台酒业)却终止了IPO,消息一出,外界颇感意外。
    “我们正加班加点赶材料,再过几个月就可上会,肯定比郎酒先上市。”今年4月的成都糖酒会期间,一位国台酒业高管还曾对记者如此说道,言语间颇为乐观。
    未曾想,数月后等来的不是上市,而是终止IPO。对IPO终止的原因,国台酒业方面三缄其口,但业内多认为或与其绑定经销商有关。过去几年,国台酒业的持股经销商拿货“凶猛”,公司也实现了业绩飙升,而经销渠道库存是否健康,则成为监管关注的重点。
    实际上,在国台酒业招股书中,一一列举了各经销商的情况。其形容经销商库存最多的一句话是“库存水平合理”。不过据记者了解,有国台酒业终止合作的持股经销商,目前手中的国台酒都还没有卖完。更有酒商称国台酒在一些地方“根本卖不动”。
    猛冲的国台酒业:3年从5亿多干到50亿?
    “若国台酒业上会并被喊停,其底牌便会一一展现在公众面前,哪里不合规,哪里有硬伤等。若公司主动终止IPO申请,是什么导致的就会成为酒桌上的‘谜’。”对国台酒业终止IPO,一位业内人士指出。
    此次IPO终止的具体原因,国台酒业基本未做公开回应。
    6月7日,记者向国台酒业一位董事求证时,其回复称:“国台董秘应有公开回复。”记者还多次联系国台酒业总经理张春新和公司董秘,均未获得回应。
    一位接近国台酒业的人士则称:“终止IPO主要是最近审核的进度也是越来越紧,未来可能会重启IPO。”
    “国台酒业终止IPO(能)给企业更多的时间与空间来规范相关条例。近几年酱酒市场持续扩容,国台酒业等酱酒企业过快的资本化,可能会加剧酱酒市场的泡沫化,并且给行业良性发展留下隐患。”白酒专家蔡学飞分析称。
    尽管国台酒业沉默以对,但业内对国台酒业的一些问题,早已成了业内的话题。
    “对国台酒业的模式,大家都心知肚明,只是心照不宣而已。”一位酒企高管对记者称。
    业内的一些猜疑是,所谓“国台酒业绑定经销商”的模式,简单来说就是:大量经销商在国台酒业IPO前夕大量入股,以期分享上市收益。之后,为帮助公司上市,持股经销商猛拿货,帮助“刷业绩”。按此逻辑,一旦IPO成功,凭借“酱香第二股”的名头和当前热炒白酒股的行情,前期入股的经销商将从资本市场上赚取暴利。至于他们前期猛拿的货,卖不卖得掉似乎已无关紧要。
    对于上述猜疑,记者也未能从国台酒业方面获得回应。
    从业绩上看,国台酒业这几年确实飞速递增。2017年~2019年,国台酒业营收分别为5.73亿元、11.76亿元和18.88亿元。2018年和2019年营收分别增长超过105%和60%。
    另据贵州省方面不久前披露的数据,2020年在疫情背景下,国台酒业仍“迈上50亿级台阶”。
    被同行质疑靠持股经销商“刷量”?
    国台酒业如此迅猛的增长,即使放在整个白酒行业,也没有几家酒企能够做到。
    因此才有了业内那些通过股权绑定经销商的质疑。
    据国台酒业招股书披露,2017年~2019年,公司的持股经销商分别贡献了2.8亿元、6.3亿元和6.9亿元收入,处于快速增长的态势,占公司经销收入的57.4%、55.7%和38.0%。
    2020年上半年,国台酒业前五大客户中不少都是持股经销商。比如去年上半年最大客户——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粤强酒业)及其关联方。粤强酒业方面合计为国台酒业贡献了近8500万元销售收入,占同期营收的比例超过6%。8500万元,已经超过国台酒业2019年全年对粤强酒业(7100多万元)的销售收入。
    去年上半年,国内疫情正是最高峰,酒类流通受阻,多数经销商都在观望、抛售。粤强酒业大举拿货的商业合理性是什么?
    “粤强酒业是广东这边较知名的酒商,也是国台酒业的股东。”一位广东当地的酒业人士对记者表示,国台酒业通过股权的方式绑定经销商,刺激经销商拿货,本身是想将这些经销商变成“嫡系”部队。在经销商动销良好的前提下,这种模式确实是可以持续的。
    “近几年,酱酒市场持续扩容,全国性发展迅猛,经销商敢于囤货,应该说经销商库存过大与国台酒业急速扩张成正比的,一定的库存压力有利于市场的快速推广。”白酒专家蔡学飞表示,但这样做也有弊端,“一旦动销率下降容易导致价格失衡,产品积压,出现抛售等现象。从而危害企业与商户的根本利益。”
    国台酒业的业绩快速攀升,也与其经销商数量大幅增长分不开。招股书显示,其经销商数量由2017年底的316家增长到了2019年底的799家。其中,持股经销商数量2019年底为104家,去年6月末为75家。
    模式隐忧:有经销商抱怨货卖不动
    实际上,对于国台酒业与经销商绑定的销售模式,也引起了监管注意。
    去年11月,监管针对国台酒业IPO提出了反馈意见。其中除一般规范性问题外,监管最关心的问题之一便是经销商的库存问题。
    证监会发审委甚至要求国台酒业“补充披露主要经销商的情况,包括名称、成立时间、股权结构、合作期限、合作模式、最终销售去向、最终销售实现情况等”。不仅如此,监管层还要求公司区分关联经销商、持股经销商、普通经销商分门别类的进行披露,并说明报告期各类经销商的库存金额,以及当期该类经销商向公司采购的比例。
    到去年6月底,国台酒业的经销商数量超过750家,要一一进行核查,经销商的库存、最终销售去向,其工作量可想而知。
    最终保荐机构核查称,多数经销商保持了合理的库存水平。
    尽管中介机构核查经销商库存合理,但也有贵州当地的白酒经销商称:“国台酒在(贵州)省内都根本不好卖,别说茅台,(它)连习酒都比不过,价格还贵。我一位朋友就是国台酒业湖南的经销商,他说根本卖不动。”
    对于这种说法,记者未能从国台酒业方面获得回应。
    “近年来酱酒热下,国台酒业也有所升温,现在想要拿国台酒业的经销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儿了,但消费者层面是否有经销层面这么热,很难说。”一位广州的酒商对记者表示。
    今年4月,国台酒业实控人、董事长闫希军则坦言:“现在的酱香酒热,主要是行业热、经销商热,消费者层面还没有同频共振,消费者培养的任务很繁重。”而做酱酒要有耐力,市场再火热也不能杀鸡取卵。
相关推荐
评论
最新评论
这里空空如也,期待你的发声
回顶部
收藏
评论
点赞